flying_2007

Herr-Yang:

北京的冷锋晚上抵达了上海,在一小刻宁静过后就变成了狂风大雨,没有建筑庇护的地方根本都打不住伞的,不过一直喜欢淋雨那份接受自然的坦然,为了看雨我提前把电子设备封装了。一路走回来只有头是干的,书包里还积了水。一直不理解上海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会专门占大片空地放成排的晾衣杆,现在倒特别希望出太阳以后把自己挂杆上。回到住处感觉90一晚的床位也是温馨爆棚了。

评论

热度(112)

  1. flying_2007Herr-Yang 转载了此图片